李校堃的峰会96小时

2020-10-23 22:21:15 来源: 看温州客户端 温州晚报全媒体记者 麻温柔/文 余日迁/图

  10月19日23:00,灯火通明的会议室里,一场重要的科技项目论证会仍在进行,40余位国内知名专家、院士,我市相关部门负责人正在会场激烈地讨论着。

  这是记者跟随采访的第96个小时。在过去的4天里,2020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在温州医科大学举办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温州医科大学校长李校堃参加了大大小小26个论坛、会议,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、院士会晤、洽谈,用“最强大脑”的国际合作创造丰硕成果。

李校堃在青科会现场

  结束这次采访任务,记者回头又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李校堃,因疲劳而声音嘶哑的他还在发言,他说的是:“温州再办几次青科会,未来会越来越好!”

  “功成不必在我,功成必定有我”

  十月的温州,秋高气爽,枝头硕果累累,李校堃的96小时青科会时间也收获了沉甸甸的成果――中国基因药谷揭牌投入运营,浙南美谷项目签约;大健康系列论坛探讨后疫情时代卫生健康事业发展;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交流新时代高校教育改革;数十位专家院士受聘成为温医大客座教授;从国外引进的加拿大健康科学院院士宋伟宏已经开始进行教育、科研、人文交流等实质性国际交流合作; 2个国内领先、国际一流的高能级科研平台正在紧锣密鼓筹划推进中……

  记者问:“您都是院士了,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这么忙?”

  他答:“功成不必在我,功成必定有我。”

  站在全球化合作的历史大势中,迎面而来的是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带来的重大机遇,李校堃没有时间去追求结果,每时每刻,他要做的便只是努力奔跑,抓住一切可以共享的资源、一起创造科研成果,一起共建教育格局。

  每天24小时,时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平的,为了赢得更多的工作时间,李校堃每天只睡4小时。会议间隙、车上用餐,会场之间跑步前进,李校堃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。

  坐车去会场途中,李校堃偶尔会转发一两条青科会新闻,下一次转场途中再打开手机,微信未读消息的红点点一下子滑不到头,让记者惊讶的还有他的朋友圈点赞数,1小时不到的时间,点赞4891。李校堃笑称,自己的朋友圈是个正能量宣传器。

  传承与接力,滴水也能穿石

  李校堃研究的领域是再生医学。他问记者,你知道人受伤后为什么皮肤会自行愈合?为什么蜥蜴断尾能长出一根尾巴,而不是两根?因为有一种神奇的细胞因子――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,它能治疗溃疡和加速损伤组织再生,让损伤的皮肤得以较完美修复,“它会让你伤口愈合得恰到好处,这是细胞因子在起调节作用”。

  这是一个小领域,30年前国内国外几乎没人去做这方面的研究,李校堃在他的老师林剑教授带领下默默地在科学的道路上摸索。如今,老师已经故去,李校堃带领的研究团队有70后、80后、90后,现在已经到了第5代传承人,他们一腔热血扎根在“细胞生长因子”的基础理论研究和科研成果转化之路上。他们发现了人体“抗衰老蛋白αklotho-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1c (FGFR1c)-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23 (FGF23)”三元复合物晶体结构,证实了FGF23是调控衰老及老年相关疾病的关键靶点,能指导未来抗衰老和代谢性疾病药物的开发;他们开发的美容护肤产品也获得同行认同;他们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“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”家族开发为临床药物的国家,这些药物被用于重大灾害性创伤、国防战伤等的救治;他们研发的4种药物获批临床试验,他们拥有45项国家发明专利,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、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、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、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、谈家桢生命科学奖、光华工程科技奖、转化医学突出贡献奖等各类奖项。

  李校堃跟记者说,研究的领域无关大小,最重要的是对人类、对国家是否有用。

  作为温州第一位本土培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,李校堃说:“温州的服装、鞋业、拉链、纽扣、打火机产业都在国内国际占据强有力的市场份额,把一件事以小做大,干别人不干的事,是温州人的特点,也是温州这块土壤带来的特殊魔力。”

  他也常常对他的学生说,科研的道路崎岖难行,天亮前的黑暗时光最为难熬,但是为山九仞岂能功亏一篑,怀着滴水穿石的决心,咬牙走过去了,曙光便在山岙间乍现。

  白天当校长晚上当科学家没干好的角色是“父亲”

  校长、院士、父亲和丈夫,李校堃有着四重身份,他很忙。2020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落地温州医科大学,他更忙了。

  记者问李校堃:“您现在这么忙,还有时间做科研吗?”

  他不假思索:“有啊,我白天当校长,晚上可以进实验室做科研。”

  “那您还有时间陪家人吗?”

  李校堃沉默了一会,低声说:“校长、院士、父亲和丈夫,四个角色里,没干好的是‘父亲和丈夫’。”

  李校堃有一个“二宝”,是个刚刚二岁半的女孩,聪明又漂亮。为了多跟孩子交流,他把房子租到了温州医科大学旁边。助手小王说:“平时工作间隙,校长实在想孩子了,会轻轻跟我说‘把孩子带隔壁会议室,让我抽空陪她玩一会儿’。”

  青科会期间,李校堃的日程表以小时为单位被密密麻麻地切成碎片。19日晚,赶赴一个科研项目论证会途中,他给妻子打视频电话找孩子:“贝贝呢?贝贝呢?贝贝,贝贝,你干什么呢?玩什么呢?”

  电话那边,孩子露了一小脸,说:“爸爸,爸爸,等你回来,跟我在一起,你安心工作,拜拜……”

  10多秒的通话,李校堃拿着手机乐了半天。

  10分钟后,论证会就开始了,会议一直开到了24:00。

相关新闻